芥菜财经网

当前的位置是:主页 >> 区块链

G3倘若二度衰退亚洲多数经济体将再受重创

时间:2022-09-21 来源网站:芥菜财经网

G3倘若二度衰退亚洲多数经济体将再受重创

G3倘若二度衰退亚洲多数经济体将再受重创 更新时间:2010-6-19 0:02:39   “在良好的经济基本面和宽松的国内宏观政策的支持下,亚洲内需的确已强劲复苏。有迹象表明,中国的内需正开始借由中国的进口和对外直接投资而对亚洲其他地区产生积极的溢出效应。   “在良好的经济基本面和宽松的国内宏观政策的支持下,亚洲内需的确已强劲复苏。然而,虽然亚洲经济的重要性已然提升,但其规模尚不足以抵御G3国需求大幅萎缩对其经济增长的显著影响。”2009年对G3国的出口分别占中国香港、新加坡、越南、马来西亚、泰国和我国台湾省GDP的15%以上,这还没有包括转口贸易的间接敞口。在整个地区,对欧盟的出口现在都超过了对美国的出口。

欧洲债务危机已经持续数月,过去几个月发生的事件仅仅是全球崎岖复苏路上的重大阻碍?还是预示了全球经济将在未来陷入“连环危机”,以至于在未来的历史回顾中,2008年仅是更长久的全球危机、衰退和动荡的开篇?

“我们估计这对中国和印度GDP的影响不大,但多数亚洲经济体都将再次遭受沉重打击。”野村证券亚洲首席经济学家苏博文在谈到该问题时如是回答。

但他同时分析,尽管如此,状况更好的亚洲会比其他地区更快出现反弹。

余波未了

“财政危机是复苏路上的绊脚石,但不是复苏结束的信号。”苏博文分析,鉴于2008年金融危机及其引发的全球经济衰退的发生概率是一个世纪中仅会出现一次或两次,因此这样的危机过后总是多事之秋。

“经过一系列风波并在货币、财政和银行系统层面出台了如此有力的、创新的应对政策后,经济必将出现这样或那样的后遗症和动荡,而不会顺利地、如预期的那样,即便可能的话,也会是缓慢且需要很长时间才能返回到‘正常’状况。所以随着今年突然爆发希腊财政危机,这转而引发了市场对欧元区及欧元未来走向的严重疑虑。”

“虽然G3国二度衰退不是我们的基本预测情景,但如果真的发生,亚洲将通过两大渠道受到影响:对G3国出口的高度依赖性,金融市场崩溃以及大量资本净流出给亚洲带来的破坏性影响。”苏博文一针见血地指出亚洲下一步可能面临的危机。

衡量敞口

“在良好的经济基本面和宽松的国内宏观政策的支持下,亚洲内需的确已强劲复苏。然而,虽然亚洲经济的重要性已然提升,但其规模尚不足以抵御G3国需求大幅萎缩对其经济增长的显著影响。”苏博文列举,2009年对G3国的出口分别占中国香港、新加坡、越南、马来西亚、泰国和我国台湾省GDP的15%以上,这还没有包括转口贸易的间接敞口。在整个地区,对欧盟的出口现在都超过了对美国的出口。

衡量开放度的一个广义指标是出口占GDP的比例,尽管亚洲多数国家的这个比例在2009年下降,但新加坡、中国香港和马来西亚仍处于非常高的水平,而韩国、中国台湾、泰国和越南的这个比例也达到50%或更高。毫不奇怪,2009年受到冲击最小的是那些最封闭的国家:中国、印度和印度尼西亚。

全球股市近期已经历了重大回调,而且亚洲正在出现资本外流的现象。在全球金融危机期间,野村证券估计2008年下半年总计将有1420亿美元的外国资本撤离该地区。然而,受亚洲高增长和良好基本面的吸引,外国资本随后又蜂拥而至,野村证券预计2009年一季度到2010年一季度总计有超过2500亿美元的资金净流入。

“如果全球金融市场再次崩盘,近期流入亚洲的大量净资本中或有相当一部分会掉头而去。”在苏博文看来,火上浇油的是,亚洲对欧洲银行系统的敞口很高。衡量部分渠道敞口的一个指标是股市市值占GDP的比例,结果显示中国香港这一比例为1094%、新加坡为272%、中国台湾为174%、马来西亚为151%,仍然容易受到打击。

糟糕的可能

除了基本情况预测外,因欧洲的财政、金融危机全面爆发导致的糟糕情况还包括:2010年下半年欧元区深度衰退,今年GDP下跌2%,拖累美国和日本经济重陷衰退;欧元对美元汇率继续下跌,2010年年底跌至0.80;油价继续下降,今年余下时间的平均价格为50美元/桶。

野村证券预计新加坡、香港、马来西亚和台湾的GDP将受到最大的冲击,因为这些国家和地区对贸易和全球资本市场的开放程度更大,而油价下跌则对马来西亚不利。

“相反,中国和印度受影响的程度最低,印度尼西亚则次之。”苏博文分析指出,由于这三个经济体的独立程度最高,中国和印度尼西亚也有巨大的政策回旋空间。而印度则是亚洲国家中会因油价下跌而最多受益的经济体之一。

亚洲将率先反弹

假设局势真的如糟糕情景所预测的那样发展,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呢?

野村证券认为,亚洲会比其他地区率先反弹。首先,相比G3国经济体,在我们的糟糕情景预测中多数亚洲经济体都有更多的空间减息并仍有大量的财政弹药。所有亚洲经济体的公共债务占GDP的比例都低于G20国发达经济体的平均水平。另外,因为亚洲的银行部门状况良好而且公共财政具有可持续性,亚洲的刺激政策可能会比G3国更有效。

此外,净资本蜂拥而至:G3国二度衰退将让这些经济体深陷疲软并且会保持更长时间的低政策利率。仅仅这个原因就会让资本大量流向亚洲,而考虑到亚洲地区的经济基本面优于其他地区,资本可能会蜂拥而至。净资本大量流入再加上经常账户盈余,这将对亚洲货币造成显著的升值压力,从而引发所谓的“三元悖论”问题。也就是说,在资本账户缺乏严格控制的情况下,如果要阻止货币升值的话,亚洲各央行最终可能不得不维持过长时间的低政策利率,这为资产价格泡沫创造了理想环境。

值得注意的还有中国的溢出效应。野村证券认为,即使出现比较糟糕的情况,对中国GDP的影响也有限,因为中国经济拥有很多增长动能而且相对独立,政府也有大量空间来实施更多的财政刺激措施。中国的增长重机车主要是靠内需推动的,比如不断的公共基础设施建设和日渐扩大的消费热潮等等。此外,由于低端产业开始从沿海地区迁移到成本更低的内陆省份,新一轮的私人投资正在加速发展。

有迹象表明,中国的内需正开始借由中国的进口和对外直接投资而对亚洲其他地区产生积极的溢出效应。

在中国总进口中,2010年一季度一般进口占比已从2007年一季度的44%上升至56%。

野村证券分析,在全球经济的低迷情况下,持续的低油价对亚洲而言更是重大利好,因为亚洲多数经济体都是石油净进口国。特别是对泰国、韩国、菲律宾和印度来说,在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石油成本下降会增加经常账户盈余、降低预算赤字、缓解CPI通胀并加快GDP增长。因为油价下降而受到负面影响的惟一国家是作为石油净出口国的马来西亚,不过,大宗商品价格的普遍下跌也会让澳大利亚、新西兰和印度尼西亚受到影响。

欧易okex交易所

okx平台

okx

欧易交易所

okx官网